晴水

什么光明中正义的漩涡鸣人拯救了黑暗中的宇智波佐助,不过是他们离不开彼此罢了

【鸣佐】 消逝

伽蓝正雨:

在微博看到反派巨巨的这条微博突然想起的很久很久之前写的东西


临近结局了看着你们这群HE回老家结婚党天天蹦跶,枇杷树组表示一万个不服!


=======================


那个聒噪又笨蛋的家伙甚至没能活到二十岁。 


 


他的墓葬在庄严的墓园里,名字被大力地刻在慰灵碑上。他死的那天天气异常得好,像极了挂在他嘴边傻气的笑容。 


 


在他死后,宇智波佐助才开始静下心来思考他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习惯了一直有人在耳边不停地喊“佐助,佐助”,猛然安静下来竟突然觉得不适应。当自己终于想起回过头来看看身后的时候,那里也一个人都没有了。 


 


夏日里的风从眼前淡淡地拂过,那里面有着温暖的气息。这个时候佐助总会想起在那个隔了不知道多少年之前的午后,他们靠在树下睡着了,醒来后从树木间落下的阳光刺得自己眼睛发痛。 


 


可是那个时候,自己又知道些什么呢。 


 


自从漩涡鸣人死后,宇智波佐助的名字也随之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仿佛他们生来就是要相伴出现的。正如同黑与白、善与恶一样,其中一个消失之后,另一个也失去了比较的意义。再年幼一些的孩子只能从与他们同届的忍者那里听说,那两个人啊,是一个比一个笨的超级大傻瓜。 


 


可是他们不是厉害的忍者吗? 


 


若是孩子们再这样追问下去,那些人就会像提前商量好了似的一言不发。 


 


其实那些人,包括鸣人和佐助,他们也不过是孩子。 


 


自从鸣人死后,再没有人记得当年那个名动四海的、袭击了五影会谈的国际通缉犯宇智波佐助曾经是什么样子。他会孤单会害怕,他会为了看一眼指导上忍的真面目而紧张地瞪大了眼睛,他会为了救一个整天被自己叫做“吊车尾”的死对头不顾性命地挺身而出,他也会那样好看地弯起眼睛笑——这些事都不会再有人记得了。鸣人的记忆就像是佐助的传记,当最后一页终止的时候,那些年少时候的往事就这样一起被封印在时间里。 


 


而同样的,那个被木叶的人称为大英雄的人原来是多么得笨、多么得孤单和寂寞、多么得想要得到人们的认同,他又是怎么和一个叫佐助的叛忍一直较劲还闹得不可开交,他在波之国大桥上露出过的那样逊得不能再逊的表情——这些事只有佐助记得,而且除了他之外也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那样的佐助,只停留在鸣人天蓝色的眼睛里。

那样的鸣人,也同样只停留在佐助纯黑色的眼睛里。

没有人再会提起那两个少年之间的往事。忍者学校的课本上不会有,木叶的史册上也不会有——那样鲜活地存在于彼此印象中的两个万年下忍。

没有人再会提起。




路过道边荒冢的时候,佐助也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象过,那个人死了之后会不会感到寂寞。但这种想法立即就被自己打消了——怎么会呢。每逢节日的时候,他的墓前必然会摆满了鲜花,一定会有新上任的、自己不认识的中忍老师给那些仰着稚气面孔的孩子们讲,这个人是我们村子的大英雄。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雕刻了火影面孔的岩壁静穆地凝望着这片祥和的土地。

他怎么会寂寞呢。漩涡鸣人,他和宇智波佐助不一样。他有村子有同伴有梦想,但自己什么都没有。佐助记得自己在终结之谷对鸣人说过,我的梦想只存在于过去。

那东西从来都不在未来。因为他看不到未来。所以什么梦想之类的,丢给鸣人那些单细胞生物就好了。

有时候,太过清醒反而活得更是痛苦。太聪明的人和太傻的人一样,什么都看不穿。


 


时间久了佐助已经快要记不清决战那天的情形:无非是拼忍术拼查克拉,直到最后都筋疲力尽。只是现在佐助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手上那些属于鸣人的鲜血的味道。带着体温的液体溅到自己手上时,就变得冰冷起来。佐助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很久,再抬起头来时木叶的人已经赶来并手忙脚乱地把鸣人抬上了担架。小樱回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哭得满脸都是泪。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佐助其实能明白她的立场是多么地艰难,不管她站在那一边,她都是输定了;不管自己和鸣人之中倒下的是哪一个,她都会自责一辈子。 


 


佐助能理解,但是他并不在意。那种事,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可能的话,佐助想对小樱说:知道吗,这就是命运。那个冠在自己名字之前的姓决定了自己的一生,而那个名字却又只是个代号,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 


 


我和你们不一样。因为我是宇智波佐助。 


 


决战结束后,佐助收起草雉剑离开了终结之谷,像消失在天际的船儿一样就这么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而在那个地方,奔腾不息的瀑布依旧在轰鸣,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雕像依旧在沉默地对峙,从记忆的开始直到记忆的结尾。 


 


他其实怎么会不记得,在最后一瞬间鸣人那个笨蛋收回了快要触及到自己胸口的螺旋丸,但自己左手的千鸟,却没有停下。 


 


超级大白痴。嘁。 


 


 


 


佐助曾经也想过就像个普通的忍者一样在木叶待一辈子,和那个白痴一起出任务、没完没了地斗嘴、谁都不肯输给谁,然后就这样成为中忍、上忍,一直到老到死。 


 


但是不行。尤其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佐助越发觉得自己原来的想法是多么地天真可笑。太过优秀,又是什么好的事情呢。天才的悲哀,反而在于羡慕着普通人的幸福。就那么平凡地生活,平凡地死去,也没什么不好。


 


 


每次想到这些,佐助都像被芥末呛到了一样觉得鼻子发酸。 


 


他曾经路过一处很矮的河岸。在那里两个孩子正并肩坐着看黄昏时候的夕阳与河水,不知道因为什么两个人吵了起来,在草地上扭打成一团,他们脸上生气的表情都是那么天真。那个时候佐助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 


 


譬如有个人指着自己大声地喊着才不会输给你给我等着瞧啊混蛋佐助,自己明明气得要死却觉得分外安心。 


 


譬如那个人一直追在自己身后,执拗地想要给自己一个归处。 


 


譬如他其实还是拥有过一些,哪怕它们又像镜花水月一般流逝了。 


 


譬如他爱他。 


 


故事的最后,那个笨蛋还是没能追上自己。他累了,他走了,然后这么大的世界,又剩下自己一个人。每一个口口声声说着在乎自己的人,就都这么离开了。 


 


时间的轨迹像水一般,它从你指间流过的时候,你什么都抓不住。它带走了那些沉重的情感,那些不能忘记的人和事,那些彼此之间共同的记忆。 


 


真的就这样一点点忘记了。像风吹过沙丘,水漫过石滩。 


 


 


 


很多很多年前,当漩涡鸣人还是那个在中午时坐在秋千上、把脸埋在阴影里的漩涡鸣人,当宇智波佐助还是那个臭屁地插着裤兜走过来、被称为天才的宇智波佐助,他们相遇然后吵架、打架,皱起眉的时候其实嘴角在笑。他们在那种被称为羁绊的暧昧不清的氛围里懵懵懂懂,而且就打算一直这样美好下去。只是他们丝毫不知,之后的血雨腥风,会如何凌厉而强势地袭来。




Fin.



评论

热度(70)

  1. 晴水伽蓝正雨 转载了此文字
  2. 傅里叶级联螺旋加速发射炮伽蓝正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NS文仓
  3. 既见君子伽蓝正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