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水

什么光明中正义的漩涡鸣人拯救了黑暗中的宇智波佐助,不过是他们离不开彼此罢了

【鸣佐】记一次天文社的观星活动

就让一切的一切,停留在那个瞬间吧

Apple_Lin:

又名观ED有感,短打一发完。

观星队paro

文中涉及的一切关于天文学的知识请不要深究,那都是我瞎掰的。

===================


 


01.


 


山中井野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兴致缺缺地撇了撇嘴。突如其来的一阵寒风吹起蓬松的运动外套,裹挟凉意直灌衣袖,她猛打一个寒颤,耸起双肩微缩成了一团。


 


“这什么鬼天气……”


 


小声的一句嘀咕无人在意。荒芜的原野上,三三两两的人影正慢慢悠悠地搭起了简易帐篷,四周除了间或响起的金属支架的碰撞声,便只剩长风略过耳畔时的低微嘶鸣。


 


这是天文社自创办以来的首次观星活动,地点选在了郊外。由于社团规模尚小,学校下拨的经费十分有限,举办类似于这样的活动的机会可以说是寥寥无几,社员们在活动一发起时就蜂拥而上地争抢着为数不多的名额,状况之激烈轰动全校,到了后期甚至还有人利用转卖兜售的方式赚取蝇头小利,一时之下不良风气四处扩散,直到天文社的社长亲自出面,风波才在最终得到平息。


 


当然,对于此刻正在安然调试着自己手中的望远镜的众人来说,这当然不是他们需要去担心的事。


 


“最佳观星地点,就是这里?”


 


天天卸下单肩背着的行李包,朝地上正无所事事地玩着手机的人问道。


 


她抬了抬头,看到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后,又继续把手机举至了自己面前。


 


“是啊。”井野说,“他们是这么说的。”


 


“他们?”


 


“就是那群自以为是的男人啦。”


 


说完她略有不满地扭头看向一旁的几个人,不甚欢愉的脸色变得更加暗沉了些。


 


兴许是注意到了井野幽怨的眼神,一直坐在地上更换镜筒的男人难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女人就是麻烦。”他说,“你要是觉得无聊,一开始就别过来。”


 


井野不屑道:“我过来,才不是为了像你们这样在这里装模作样地秀装备。”


 


“那你过来干嘛?”其实并不认同这个说法,观星当然需要齐全的设备,这是基本的常识,只不过,不想解释。


 


“看帅哥啊!”井野双眼放光,“我们社的社长是大帅哥,你不知道?”


 


“我干嘛要知道。”


 


“今天可是七夕,不然我为什么会选择跟你们这群糙汉一起过来。”井野一本正经地道,“你知道七夕对女生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爱情,意味着与心爱之人的相遇!在同一片广袤星空下邂逅,望着天边两颗最明亮的星星,在流星划过的一刹那许愿——这些,估计你也不懂吧?”


 


“我是不懂你们这些花痴。”


 


“所以说,你这种人,以后也别想能找到女朋友了,连女生的恋爱心思都不懂。”


 


井野伸了伸懒腰,自觉无趣地哼了一声,又道:


 


“相比起来,你真是连鸣人那家伙都不如。”


 


她也就随口一说,根本没想过话里的那个人其实刚好就坐在不远的地方。


 


他一直安静地捣鼓着手里的望远镜,一反常态的一句话没说,低着头,似乎有些苦恼的样子。听到被人点名道姓,才后知后觉地抬起了头。


 


“怎么了?”


 


语毕井野和天天皆是吓了一跳,这人可是班里平日最为吵闹聒噪的活跃分子,今天霎时安静了下来,一下子竟然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想说你的恋爱神经跟鹿丸比起来要好上那么一点点。”井野说。


 


鸣人一愣,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他挠挠头干巴巴地笑了几声,“怎、怎么可能。”


 


这反应反倒让井野无所适从,于是她只好摆了摆手,打了一个圆场,“只是记得你一直嚷嚷着说喜欢樱而已,别真把我说的当一回事。”


 


“哎,那是高中的事情了,井野。”


 


井野竖了竖眉,“怎么,难道你现在不喜欢她了?”


 


这还真是闻所未闻,漩涡鸣人喜欢春野樱,这可是高中时期便众所周知的一个事实,为此校长猿飞日斩老爷爷甚至还专门找过鸣人去他的办公室里谈话,苦口婆心地教导他作为一个学生,当务之急应该是学习而不是早恋。


 


可现在,鸣人的表情似乎在告诉着所有人,他不喜欢了。


 


“也不是不喜欢,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鸣人不知该怎么解释。


 


“啊,我知道了!”天天灵机一动,抢过了话,“一定是因为被拒了,对不对?你告白失败,觉得太丢脸所以不好意思说。”


 


“对,没错,被拒了,哈哈哈。”鸣人笑道,“小樱真的是太残忍了。”


 


本以为会一口反驳,没想到就这么认了,原本准备好嘲讽数落的话一下子只好吞回了肚子里。井野扯了扯嘴角,没话找话地说道:“这句话要是被她听到了,估计会把你打个半死。”


 


鸣人承认,“……是啊。”


 


一时间无话可说,这个话题聊到这里似乎已经结束了,这让萦绕在众人之间的气氛霎时有些尴尬。井野低头看了看表,思忖了片刻,突然跑过去坐在了鸣人旁边。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鸣人。”她决定单刀直入,“一件决定我今后人生幸福的事。”


 


心思完全还在别处的鸣人此刻其实并不想搭理谁,他看到平日交集其实并不算多的井野突然满脸热情地看向自己的时候先是愣了一愣,随后才问:“什么事?”


 


哇,今天他好高冷呀。井野忍住朝他破口大骂的冲动,强硬保持着脸上的盈盈笑意——毕竟是有求于人,态度最好还是和善一些——于是她双手合十,露出了一个她最为拿手的狡黠笑容,道:“听说——你跟社长还挺熟的?”


 


鸣人没反应过来,“啊?”


 


井野不管这么多了,就把鸣人的反应当默认,“集合时间快到了,等下的分组,你帮忙给名单做些手脚吧?”


 


“什么手脚。”


 


“就是啊……等一下不是会进行两两分组嘛。”她有些不好意思,“你就在社长安排分组名单的时候悄悄地……”


 


“悄悄地干什么?”


 


“悄悄地把我和社长分到一组!”井野忍无可忍,“非要我把话说得那么直白吗混蛋!”


 


鸣人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原来你是说这个啊。”随后笑了笑,又道:“干嘛那么想跟他一组,那种人有什么好的。”


 


“他长得帅呀!”井野对鸣人的反问很是不满,“你是没见过他专心致志研究星象图的样子,啊,还有举着单反对着星空拍照时的姿势,那叫一个优雅,简直帅得惨绝人寰!”


 


鸣人边听边笑,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没头没脑地就来了一句:“就只是因为这个?”


 


“长得帅就够啦,你管这么多做什么。”井野道,“倒是你,到底帮不帮我这个忙?”


 


“不好意思啦我不帮。”


 


“为什么?”


 


“因为那家伙很讨厌。”


 


“哎,我知道你们俩关系不好。”井野叹了一口气,发现自己其实找错了人。谁都知道鸣人和自己心心念念的天文社社长是一对冤家,自从他们在见面会的那一天因为一次真心话大冒险意外地来了一次嘴对嘴,两人的关系似乎就一直僵持不下。之后的每次社团活动,一见面就会因为互相看不顺眼而把活动室闹得鸡飞狗跳,有人劝鸣人你干脆直接退社得了,再这么闹下去这里迟早得塌。但是,很奇怪,鸣人他就是不走。


 


肯定是想待在那里跟社长唱反调吧,井野想,这家伙走到哪都是一个祸患。


 


“总之,你帮我这个忙,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井野道,“而且你想想,如果我把社长追到手了,那樱肯定就是你的了,你看这样子……”


 


话还没说完,鸣人就摆了摆手,似乎并不想再听下去。


 


“到时间集合了啊我说,你要是想跟他一组,就自己跟他说吧。”


 


他这么说着,拿着手里的望远镜便扬长而去了。


 


 


 


02.


 


然而,井野根本就连自己去争取的机会也没有。


 


啪的一声,鸣人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一沓纸拍打在了地上。他大概是忘了在场所有女生恨得在暗地里磨牙的声音了,才敢在此时此刻表现出自己的对分组的不满。


 


“为什么我要跟你一组啊混蛋!”


 


“这是随机分组的结果。”


 


宇智波佐助云淡风轻地把地上的纸质名单拿了回来,缓缓叠好,放在了一旁,随后又道:“你要是不愿意,可以找其他人换。”


 


“鸣人,我跟你换!”


 


鸣人保证在那一瞬间听到了不下五个人说出的同一句话。


 


开玩笑,在七夕佳节与自己的梦中情人一起观星,这该是多么浪漫的事情,最重要的,她们还能享受到二人世界的绝妙滋味,这样的机会一生中能有几次。而现在这个机会居然就这么被一个四处惹人嫌的家伙给糟蹋了,换谁都会觉得不爽。


 


“鸣人,你跟我换,我愿意跟你当一周的朋友!”


 


“鸣人,你跟我换,我愿意跟你当三天的情侣!”


 


“鸣人,你跟我换,我现在就给你一个吻!”


 


“哇——!”


 


四周哗声一片。


 


鸣人回头一看,果然是井野。说这话时她的语气势在必得,脸上的表情却是视死如归。怎么了,很委屈你们吗?怎么都是一副快要把自己豁出去的样子。鸣人有些气,张嘴就道:“我没说过要换。”


 


井野气炸了,“你不是不想跟社长一组吗?那就快跟我换啊!”


 


“跟我!”


 


“跟我啦!”


 


没完没了。快要被一群女生簇拥起来的鸣人三下五除二地就把她们全部推开,“跟谁一组不好,非得就跟那家伙一组。”他说,“我先跟他呆着,回过头立刻告诉你们这家伙的脾气到底有多臭,我保证你们从此以后都不会再迷恋他了。”


 


“你讨厌他是你自己的事啦鸣人!别在这种时候阻碍我们幸福啊!”


 


“就是就是!”


 


“观星的时间快要到了,你能不能别这么磨磨蹭蹭的?”


 


“快点啦!”


 


“快没时间了!”


 


上一秒还在思索着要怎么支开她们的鸣人在听到“时间”这个字眼的时候猛然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开口问:“现在几点?”


 


井野极不情愿地看了看表,“九点五十五,五分钟之内给我把答案吐出来!”


 


“等等,所以说,我们是十点开始对吗?”


 


“不要转移话题!”井野叉起了腰,“难道你对社长的天文知识有什么不自量力的怀疑吗?”


 


“没有,我当然不会怀疑他的说。只不过……”


 


鸣人一边说着,一边扭头透过密集人群的缝隙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那个人。


 


终是忍不住咧嘴一笑。


 


 


03.


 


夜间十时,观星队准时来到了山丘北坡的下沿。气候在这里变得十分干燥,空气中严重缺少水分,大多数女生在中途便感觉到了不适,但还是勉强拖着步子到达了那个所谓的最佳观星点。


 


分组的问题最终以集体行动的方式得到解决,僵持不下的局面几近让鸣人成为了所有女生的爱情公敌,场面之混乱超乎想象。兴许是生性厌恶聒噪嘈杂,社长宇智波在一怒之下就彻底取消了所有的分组,只身一人带着一整支的观星队来到指定地点。


 


这竟然让娇俏少女们对他的迷恋又更深了一些。


 


按照他的说法,最佳的观星时间是今夜的十点,彼时这一片远离城市的致高海拔地区的星空,将会出现肉眼可见的星团星云。除了个别对天文确实走着一定深入了解的人,大多数社员都信其然地拿起了手中的望远镜看向那一片遥远星空,对从未见过的漫烂繁星啧啧称奇。静谧的夜空,唯美的星云,以及别有寓意的日子,这一切都让人无可自拔地沉醉在了仿佛静止的时间之中。


 


但要说还有什么遗憾的话,大概就是没能看到流星。


 


“你觉不觉得我们来太早了?”鹿丸问。


 


“没有啊,星空就该这样的不是吗?”天天道,举起手指向了天际,“织女星和牛郎星都很清楚呢。”


 


“就今天而言,星座的清晰度只跟天气有关。”宁次在一旁解释道。


 


“所以呢?”


 


“所以你无论什么时候看,只要选对了地点,天气晴朗,都能看到清晰的织女星和牛郎星。”


 


井野皱起了眉,“你们这是在怀疑社长给我们定的时间吗?”


 


“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不是为了看流星才来这里的。”鹿丸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我只是比较在意黄道光的出现时间——你们如果想看流星,最好稍微留意一下——理论上它的最佳观测时间点大概就处于曙光出现之前,这是一个很宽泛的时间范围,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觉得我们来得太早了。”


 


“那你觉得是什么时候?”


 


鹿丸收拾好所有的装备,漫不经心地说:“谁知道。”


 


 


04.


 


黎明之前,傍晚之后。


 


最佳的观星时间,是今夜的凌晨两点。


 


鸣人拿着一件深色的厚羽织,在看到等候已久的人从帐篷里探出半个身子的时候,一把扬起衣服披在了对方的身上。


 


“干嘛骗他们?”他笑嘻嘻地问。夜深人静了,顶顶帐篷围绕在了山丘下,鸣人在说话时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语气中依然是掩藏不住的窃喜。


 


佐助接过了衣服,轻轻往肩上披了披。


 


“只是一时记错了。”他淡淡道,“白痴。”


 


“你在说谎。”鸣人直勾勾地看向了他的眼睛,星空之下竟然让那双蔚蓝如深海的眼眸带有着不可思议的蛊惑,“我们一开始就约好两点的,你临时一改时间,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佐助瞥了他一眼,径直往山丘的南坡走去。


 


鸣人亦步亦趋地跟着,一把牵起了露在羽织外的一只空荡荡的手,感觉到对方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反应,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指陷入了五道微凉的指缝。


 


“你在想跟我幽会。”他凑到佐助的耳边说。


 


佐助微不可见地往旁侧缩了缩,“谁想跟你幽会。”


 


“你就是这么想的,我都看出来了。”鸣人继续说,脸上竟然还带有些许的坏笑,“你故意把我们俩分到一组,就是想彻底断了其他人的念想吧?”


 


“其他人?”


 


“就是井野她们。”鸣人说道,“她们都是因为你才过来的你知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再怎么愚笨的人,也不会对明显追求自己的人毫无知觉。但即便如此又能怎样呢?他宇智波佐助并不能给她们任何的回应,无论是过去形单影只的一个人,还是现在身边多了一个白痴的奇怪状况。


 


这是一段秘而不宣的感情,两人的关系相互暗自确认为了情侣,但明面上却表现为一对互看不顺眼的冤家——虽说这个说法多少有些不准确,因为从朋友到情侣,他们一直以来都维持着这样的关系,只不过在某一天突然发现两人之间无论是行为还是气氛都与恋人无异,于是便顺其自然地做起了情侣——这其中经历了多少番波折在这里暂且不提——总之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磕磕碰碰地走到了今天。


 


有很多次想要直接公开关系,毕竟比起避人耳目地亲密,向全天下昭示对方的唯一所有权才更能让鸣人觉得心安,但这必定是一个双方点头同意的过程,只要佐助仍对这层关系心存顾虑,那么鸣人便不会强求。


 


他收紧了相扣的十指。


 


“她们都说你好。”鸣人鬼使神差地道,“我快跟她们说到一块去了。”


 


佐助蔑笑道:“我看你骂我倒是骂得挺起劲。”


 


“我那都只是逢场作戏,说的都是以前说过的,来回好几句话循环着用。”


 


仔细想了想,佐助发现还真是。当众唱反调,大声喊自己混蛋,这种小学生才有的愚蠢作对行为也就只有鸣人能想着拿来用了。


 


“怎么样,我演得不错吧?”鸣人说,“早知道分组的那个时候,我就像刚进天文社时那样干了。”


 


佐助没反应过来,“干什么?”


 


“大冒险,借机亲你嘴。”鸣人又摆起了一脸坏笑,“你该不会还以为那只是一次碰巧吧?其实我早就叫别人在我盯着你三十秒的时候在我身后推一把了。”


 


“……”


 


“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想听别人说你好话,说得越多越好。”


 


“白痴。”


 


即使没办法公之于众,但还是想让别人深知你的好,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宇智波佐助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而自己,知晓着这个人所有的好,正心满意足地占有着他的一切。


 


这突然让鸣人心里泛起了微酸。


 


“佐助。”然后他沉声说道,“我啊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你要不要听?”


 


佐助抬眼看了看他。


 


如果是在平时,他毫不犹豫就会说“不要”了,反正经过这家伙大脑的梦,内容都是直白露骨得可怕——没错,其实就只是变了个法子来说情话而已,佐助已经快要听腻了。但是今天有点不一样,他看着眼底闪过一丝黯淡的鸣人,罕见地表现出了“我勉强听一听”的意思。


 


“我梦见了另一个世界的我们。”数秒后,他开口说道,随后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思忖着该如何组织语言——他其实很擅长这个,但此时他竟觉得有些卡壳。


 


“我梦见了我们都拥有了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因为道路的不同而利用这样的力量拔刀相向,最后在一场大战中互断了双臂——很诡异吧?你随便听听就好了——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天各一方,再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头不住地往下低,连同流露而出的情绪不断下沉,鸣人顿了顿,接着道:“然后……我也结婚了,有一个不听话的儿子,也有一个女儿。儿子不大,你是他的师傅,你对他很耐心,儿子也很喜欢你,我们曾经还就着教养力的问题闹过一次,最终还是你赢了……”


 


佐助侧头看着他。他们已经走到南坡的最顶端了,万丈原野蔓延在了脚下,抬头,便是星辉相映的苍穹。


 


“白痴,那只是梦。”


 


你我都结婚了,但对象不是彼此。都只是梦。


 


“我知道。”他当然知道这只是一场梦,一觉醒来,最终还是会回到现实。但回想起那场梦,历历在目的细节却是清晰得可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切的真实都留存在了过去。鸣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但那一瞬间我竟然在想,是不是现在的我们,才是真正地活在梦里。”


 


“那又如何?”


 


鸣人一个怔愣,抬起了头。


 


他看到他的恋人正微敛着子夜般的双瞳看向自己。


 


“好好看看这片天空。”佐助淡淡道,重新把视线投向了无垠的星际。


 


这是属于温凉夏夜的一片星空,与四小时前的景象不同,此时星云正稀,疏影渐长,原本五彩斑斓的脉脉银河如被稀释一般变得晕淡,那些肉眼可见的繁星,自百万光年穿梭而来,一颗一颗地在这片静谧的夜空中慢慢隐现。


 


漫天星辰,有一对佳人在对视。


 


“在梦里又如何?鸣人,反正我就这么永远地看着你了。”佐助扭过头,坦诚地看向了身旁的人,“不然你以为我当初是为了什么,才决定创办天文社的。”


 


黯淡与压抑在湛蓝之中逐渐散去,鸣人缓缓瞋目,顿觉心底有如吹过了一阵清凉中带有暖意的晚风。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比此时此刻的他更加笃信一个事实,那是由命运的丝线紧紧缠绕的东西,握在手里,它就是不可割舍的珍宝。


 


鸣人欠身亲吻了他的恋人。


 


二时,天际划过了一瞬流星。那一刹那,两个小小的身影被倒映得无限长,他们越过了松软细草,穿过了层层树障,跨过广袤荒野,渐渐走向了看不见的远方。


 


然后,于命运的一点交汇。


 


 


 


——就算这不是真实的世界,那又如何?


 


——反正,我们就这么永远地注视着彼此了。




END.



评论

热度(154)

  1. 晴水Apple_Lin 转载了此文字
    就让一切的一切,停留在那个瞬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