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水

什么光明中正义的漩涡鸣人拯救了黑暗中的宇智波佐助,不过是他们离不开彼此罢了

【鸣佐】谣言

Apple_Lin:


 
接699,原著向
就是想找个借口摘掉朋友卡(。
 
 
 
鹿丸最近突然有点后悔当初在忍界大战时下定的一个有关于鸣人的决心。
那是他心甘情愿的,大势所趋也好,气氛渲染也好,他早在那时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成为辅佐未来七代目火影的军师。没有人会比他更适合,这是基于两人多年的情谊以及使命感上的精准判断。
但是,但是此刻的鹿丸想收回前言。
 
这事说来话长。
五天前,木叶村的高层在会议室里进行过一次不太愉快的讨论。
之所以是讨论,而且范围仅限木叶高层,那是因为他们手头上的信息还没得到确证。但是其信息本身却足以让沉浸在两年和平时光里的木叶忍者警惕。
有人目击,两天前,一个极为可疑的黑色身影正赶往五影大会的地点。
而那个身影,据目击者称,就是当年有过前科的宇智波佐助。
信息本身存在很多疑点,比如那个人并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也没有道明目击的地点,消息是从执行日常任务的上忍口中得知的,连那个人的长相都毫无印象。
但是这却让高层们陷入了极度的不安。
 
战后的忍者世界百废待兴。共同的目标把各大国在形式上联系在了一起,过往的利益纠葛由于顾全大局的需要而被放置。然而放置并不意味着解决,共同的目标一旦达成,利害一致的关系便不复存在,那些积压在过去的一本本旧账以及战后利益的重新洗牌都会引来一波又一波的不和。作为四战四战首要功臣,漩涡鸣人在此战赢得了火之国乃至全忍界的支持与认同。因此,木叶有责任、也有使命在五影大会中作出与之相应的为全忍界着想的决策。
其中,首要考虑的是对宇智波一族的最终处置。
 
知晓宇智波一族真相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不超十个,而至今仍旧幸存的,仅仅只有已经退休的火影,未来的七代目,以及木叶的叛忍宇智波佐助。
四战的始作俑者由宇智波一族挑起,这个事实毋庸置疑。即便在这期间,同为一族的宇智波鼬为破除秽土转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这并不能与前者的罪行进行相互抵消。而且一直以合作姿态介入战争的宇智波佐助在即将胜利的时刻出现了明显背叛阵营的行为,这些事实绝不可能轻易就被一笔带过。
无论消息是真是假,木叶必须要有所作为。
——恢复对宇智波佐助的国际通缉。
 
“又打算走回那条老路吗?”被叫去火影办公室的奈良鹿丸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震惊,这让现任火影旗木卡卡西再次坚信只把消息告知给他这个决定的无比正确。
“毕竟就像你们所说的,这个消息还得不到确证。如果只是谣传,木叶可能已经被煽动了。”
卡卡西说:“你说的这点我们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恢复通缉令是当前最妥当的措施。如果那个人是在有意试探我们,大概就是想看到我们包庇那家伙吧,毕竟……”
毕竟谁都清楚四战英雄和宇智波佐助的关系。
真是麻烦。鹿丸习惯性挠了挠后脑勺,他已经多少知道卡卡西把他叫到这里来的目的了。照目前的形势来看,通缉令显然还没有传开,但它必定会被作为一项决策公布在五影会谈当中,到了那时,消息的扩散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宇智波佐助无亲无故,早已只身一人,为此而对他感到惋惜的人寥寥无几,同级的情谊早已随着时间流逝被消磨殆尽,就连当年十分看重其才能与天赋的卡卡西如今谈起他也是无不透露着失望。但是如果说有谁一定会站出来替他说话,那一定是——
“啊啊,鸣人那家伙是吧?”
卡卡西点点头表示默认,“鸣人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
知道了还得了,鹿丸心想,那家伙为了佐助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所以?”
“所以我在考虑给你和鸣人安排一个任务,我们会在你们回村之后平息这个风波。这件事就当做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清楚该怎么做吧?”
“算是吧。”鹿丸隐隐叹了口气。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嘴里的拉面还没来得及吞下,鸣人想都不想就朝坐在一旁好心请他吃拉面的鹿丸厉声问道。
“你知道还得了。”鹿丸托着腮,直接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就知道会变成这样。要不是不得已,他也不会把这件事告诉鸣人,持续三天的普通任务可以说是把鹿丸折腾得精疲力竭,本以为事成回来卡卡西会按照约定那样摆平所有事情,但没想到,事态却在那之后变得更加复杂。
佐助并没有出现在五影会谈中。
连续三日潜伏在会场周围的忍者表示他们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然而之前传至木叶的消息却在会议期间成为了话题的焦点,这一切都在木叶高层的预料之中,而六代目火影也如之前的计划那样,在会议中正式宣布恢复对宇智波佐助的国际通缉。
在卡卡西准备实施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他在五影会谈的当天收到了宇智波佐助将会在两天之后回木叶一趟的消息。
那是一条被卷好绑在忍鹰爪上的纸条,纸条上只有一句话,没有称呼,也没有署名,但是那一只有着漆黑色羽翼的高傲忍鹰却清楚地说明了他的主人的身份。
 
“佐助的事情我当然有权利知道啊!我已经差不多两年没听到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喂你们该不会是在背后瞒着我什么吧我说?”
不瞒着你那就真见鬼了,要是我把通缉令的事情告诉你,指不定明早这里就会变得鸡飞狗跳。鹿丸无奈地摊了摊手,“怎么可能,你可是未来的七代目,我没有道理也没有理由去瞒你。该说的我都说了,有人意外在火之国境外看到佐助赶往五影大会的会场,五影有点担心他会不会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特地加强了护卫。但是结果佐助并没有出现在那里,相反地他说他两天之后——也就是明天——回一趟木叶,六代目说他这是要回来确认一些事情——嘛,虽然我觉得这个消息本身也不太靠谱就是了。”
“不对。”
“不对什么?”
鸣人把吃剩一半的拉面推到了一边,沉声说:“佐助才不是那样的人,现在的他不会去袭击五影,更不会因为确认什么事而回村,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弄清楚,佐助他会更愿意动用自己的力量,而不是选择向木叶的任何一个人确认。”
“他也就是那样的人了。”鹿丸耸了耸肩,佐助会怎么做他一点也不关心,不明白鸣人为什么要在他面前说这些。
“而且,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鹿丸你刚刚说的是“两天之后”吧?所以说佐助在一天之前就已经告诉你们了是吗?”
“所以一天的差别有必要这么介意吗?你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们还在水之国执行任务。”
“还有,目击佐助这件事应该是更早之前发生的,你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明你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的。”鸣人顿了顿,“你和卡卡西老师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之前就知道鸣人只要一遇上关于佐助的事情就会变得情绪不定,但没想到他还能因为那个人而变得如此的敏锐,鹿丸又叹了口气,他的任务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没必要再和鸣人耗下去。
“鸣人,大家都清楚如果佐助又做出什么危害村子的事情,你绝对会是跳出来包庇他的那一个人。你是要当火影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话已经说得够清楚了,足够让那家伙好好反思一个晚上,鹿丸拉起拉面店的布帘准备走人,然而,没想到下一秒鸣人居然问了一个石破天惊的问题。
“真的有这么明显吗我说!?”
鹿丸一下顿住了动作,惊叹于鸣人的脑回路的同时,突然还很想向卡卡西索取额外报酬。他来找这家伙是给他传信的,不是来给他做情感咨询的。
“你们不是朋友么?明显一点也正常。”
 
深夜,火影办公室。
完成了阶段性工作的旗木卡卡西准备短暂地摸个鱼,却在抽屉被拉到一半的时候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所打断,随之而来的是鸣人标志性的豪迈嗓音,随着“嘭”的一声开门声,直截了当地传入他的耳中。
该来的还是来了。
“卡卡西老师!为……为什么佐助的事情不能直接跟我说啊!?”
跟预料中的问法一模一样。卡卡西看着满脸是汗的鸣人,悠悠说道:“我为什么要直接跟你说?”
“因为我和佐助是……”想起前半个小时鹿丸说的话,不知道怎么的,鸣人突然说不出下半句了。
卡卡西眯了眯眼睛。
“……是什么都好啦,总之卡卡西老师你为什么只告诉了鹿丸的说!”
“鹿丸处事比你冷静,头脑比你清醒,最重要的,他不会像你一样一听到“佐助”两个字就失去理智。鸣人,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鸣人微微低头,看起来有些消沉,“但是……”
但是一想到那家伙在他所无法触碰的地方过着和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心情就会变得很低落。
“鸣人,你知道吗,你现在的表情就像是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跑了却有没有胆子去追回来一样。”
方才还沉浸在失落情绪中的鸣人,听到这一番话后先是一愣,数秒之后才面红耳赤。
“你把佐助当成什么了啊我说!”
“我可没有提到佐助。”卡卡西瞥了一眼自己的学生,想了想,又拉开了抽屉,“总之,他明天会回来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你们俩就趁这机会叙叙旧吧。”
“等等,老师,我……”
“啊,还有,这个给你。”
一道黑影从卡卡西手中飞了过来,鸣人条件反射一把接住,低头一看,发现竟然是一本书。
橙色的封面,相互追逐的男女,本来有很多问题想问的鸣人大脑瞬间当机。
 
“卡卡西老师就是个大变态……啊疼疼疼疼!”
“医院里面给我小声一点。”小樱把注射过后的消炎针放回原处,重新开始给鸣人的手臂缝针。
“没有麻药了,你忍着点。”
“啊啊啊啊果然还是超级疼啊我说!”
“笨蛋平时打架的时候不见你说疼,现在缝个针你倒是知道痛了?”小樱刻意加重了力道,不出意外地听到了又一声嚎叫,“你要是真受不了就随便找点什么转移注意力,你这手臂缝起来比较麻烦,会需要一些时间。”
医疗室里斥充着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消毒水味,眼下根本找不到能够转移注意力的东西,鸣人正打算拿出《亲热天堂》,突然在这时想起了一些事情。
“对了小樱,你知不知道佐助今天什么时候过来?”
“什……什么?”
“我说你知不知道佐助……”
小樱皱眉,直起腰看向了鸣人,“我不知道。”
“!?”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新闻,鸣人此时满脑子都是难以置信的诧异。
“你听谁说的?”比起鸣人,小樱反而比较冷静,“我最近倒是经常听说有人在火之国境外的许多军政要地看到了佐助君的身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这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我当然是听……等等,小樱,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前几天就已经传开了,鸣人你不知道吗?”
鸣人似乎在那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他隐约觉得这些事情是有关联的,奈何思维一向直来直往的他从不愿意多动脑筋去思考,这导致了他现在光是理清楚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都需要花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消息传开的时候,他被安排与鹿丸一同执行任务。
袭击五影的嫌疑,五影大会的召开,消息在村子里四散传开……这期间一定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佐助决定回来木叶,如果说卡卡西把这件事告诉鹿丸是为了谨慎行事,那吩咐鹿丸转告给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鸣人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答案。
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鸣人意识到自己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事情的背后比他想象中的复杂,他很清楚佐助一直都生活在一个远比他复杂的世界里,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两人只会越隔越远。
 
从医疗部的门口走出来时已是傍晚,天边的云翳被染成了一片片极为暗淡的橘红色,镶嵌在周边的亮金与大片的暗蓝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鸣人回头看了一眼木叶的大门,加快了走向火影办公室的脚步,他本可以瞬移的,但漫长的思考却让他不得不用这样的方式去拖延时间。
这两年鸣人没有收到任何有关宇智波佐助的消息。生活在木叶的日子自战争以后开始变得平和,这是每一个村民所梦寐以求的。没有人会再去关注那些曾经给村子带来了不安的人与事,做一名普通的忍者,执行村子派发的任务养活自己,到了合适的年龄结婚生子,最后归根木叶,这样的人生就很好。
在安定中沉睡,这样的木叶就很好。
 
鸣人就是在陷入这样一种奇怪的思维模式的时候遇到那一个熟悉的身影的。
去往办公楼的路上经过很多民居,暗淡的天色根本无法让人看清巷道的一角一落,等到鸣人察觉身侧有一道劲风刮起,一个形似卷轴的东西已经不重不轻地砸在了他的腰侧。
“……哪个混蛋啊我说!”
一个披着黑色长斗篷的身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鸣人还没来得及抬头,头顶就响起了那个人的声音。
“你反应变慢了。”
 
鸣人一愣,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张波澜不惊的脸,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就说:“哪有人一见面话都不说一句就扔东西过来的啊混蛋佐助!”
还真是一点没变,佐助面无表情地看着鸣人,并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站在大街上面面相觑,习惯性把佐助骂了一通的鸣人这时才察觉到不对劲,沉下声问:“佐助,你怎么了?”
数秒之后,佐助缓缓开口:“你不捡起来看看吗?”
 
鸣人握着卷轴的手开始有些发抖。
时间,地点,和前几天才落下帷幕的五影会谈丝毫不差,就连书写的风格都和正式的机密通讯如出一辙,除去一小段极具误导性的会谈提议,世界上大概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它的真伪。
而那一段提议的误导对象,仅仅只有宇智波佐助一人。
“移除宇智波一族原聚居地,保留宇智波鼬的叛忍身份,同时对宇智波佐助及其后代进行终身监视。”佐助冷笑了一声,“我是不是该松一口气,毕竟这些都不是真的。”
“佐助……”
“好好感谢我吧,鸣人,忍具班的人可以通过这份卷轴找到煽动你们木叶的元凶,这样一来你们又可以恢复安定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佐助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恨意,但是略带戏谑的语气还是暴露了他现在极为糟糕的心情。
“就这样,我走了。”
一直都保持着一言不发的状态的鸣人突然在这时伸手制住佐助的肩。
回头的时候黑色的眼瞳里开始有了异动,“等等,佐助。”鸣人埋头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具体情况我前几天已经从卡卡西老师那边打听了,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没这个必要。我现在是通缉犯,你最好还是离我远点。”
“什……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佐助不耐烦地打下了搭在了肩上的手,“看起来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啊,鸣人。”
“所以我们才需要好好谈一谈啊我说!”手被打下来的瞬间,鸣人反手抓住了佐助的手腕,下一秒他清楚地感觉到了略显瘦削的手腕上猛然凸起的筋脉,视角的下方一条腿直劈向了自己的腹部,鸣人见状条件反射跃起躲开,顺势绕至佐助的背后,再一次钳制住他的肩。
只有一只手的佐助此时处在了劣势,一时之下动弹不得。
“找死吗,吊车尾的!”
“佐助,我知道这件事让你很难过,我听到之后也很不好受,如果能更早一些知道,我绝对会去向卡卡西老师他们讨个说法,但事实上我一直都被瞒着这件事,所以,很抱歉……”
如果,如果我能再早一点知道。鸣人不住地握紧了拳。
 
背对着鸣人的宇智波佐助在这时笑了起来。
“鸣人,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是要当火影的人,你没有任何理由要为我讨说法。再说了,现在的你又能做些什么呢?”
“搞错的是你才对吧笨蛋!”鸣人手掌突然发力,硬生生把原本侧身对着他的佐助掰了过来,面向了自己,“我会当上火影,我也会把你留下来。”
佐助面色不善,不动声色挑了挑眉,反问道:“要是我不愿意呢?像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发生,到了那时我很难保证不会再次和木叶分庭抗礼。”
说完后佐助满意地看到了鸣人垂下了眼眸。对他来说,这座曾经以黑暗之姿印刻在自己的回忆中的村子将永远无法得到他的原谅。两年来的游历生活让他学会了忍耐,学会了放下,但直到今天再次与鸣人见面,佐助才发现,自己一直都需要一个宣泄口。
“啊,我明白的,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大概会说出和佐助一起到另一个世界相互理解这样的话吧。”鸣人的语速变得很慢,一句句都像是经过深思熟虑,“但现在我不能像个笨蛋一样说着这些话了。你会离开,你会对抗木叶,这些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我该怎么办,我只知道我必须要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把所有的可能性都降为零。”
“我不会阻止你离开,但如果哪一天你想找个地方安定下来,我希望就是这里。”
佐助安静地注视着一切,没有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够多了,面对从不吝惜话语的鸣人,他根本没有任何胜算。于是他合上双眼,轻轻地“哼”了一声。
其实还是个笨蛋。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木叶村全貌的最佳观测地点是影岩下方的四方天台,从那个地方看过去,首先是密密麻麻的民居,然后才是拾级而上的火影楼,而更远一点的地方,则是忍者学校,警务所,训练场以及宇智波一族的遗址。
“亏你能找到这种地方。”
佐助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咬开手里一罐啤酒的拉环。站在一旁的鸣人伸手过去,食指一勾帮他开罐,说:“你也觉得这里很不错吧?我啊平时没事就喜欢往这边跑。”
佐助喝了一口啤酒,手肘直接搁在了铁栏杆上,问道:“现在也是?”
“我可是很忙的说!要不是知道你今天会回来,我还要去卡卡西老师那边汇报任务,哪有什么时间过来这里偷闲。”
“那还真是抱歉了。”
“佐助,你能回来,我很高兴。”
鸣人看着天台下的万家灯火,若有所思,他是真的很开心,佐助能看得出来。他大概早就知道自己过来这里的目的,卷轴不是最重要的,他没有必要专程找鸣人转交。
“我一直都想知道你那边的情况。战后大家对宇智波的态度都不怎么友好,我很担心,很担心你会不会因此而像之前那样去背负痛苦……”
鸣人紧了紧握着啤酒罐的手。
“虽然我现在确实什么也做不了,就算当上了火影,很多事情都还是一知半解,哈哈,真是有够呛的。之前鹿丸还跟我说要是那个消息不小心被传开,我绝对会是站出来包庇你的那个人,我当时就想,佐助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啊,但是现在仔细想一想,这也是说不准的事情,毕竟……”
佐助忍不住敲了敲鸣人手上的啤酒罐。
“你话太多了,吊车尾的。”
满是水珠的罐子十分湿滑,经佐助这么一敲,立刻就脱离了手心,鸣人“啊啊啊”地叫着,双手乱抓了一通才没让罐子掉下去,但是洒出来的啤酒却沾了一身。
“喂,我话还没说完啊!”
佐助“啧”了一声,“别说了。”
“混账你知道我鼓起多大勇气才打算告诉你的吗?我昨天可是一晚没睡啊,一直在想着……佐助,你该不会是在害羞吧?”
说完也不顾对方会作何反应,鸣人直接伸手把佐助一侧的头发拨了起来,甫一触碰那发烫的耳根,手腕就被一股足以骨折的力道紧紧攥住。
“给我安分一点,白痴,我可还没承认……”
鸣人借着被压至腰侧的左手一把把眼前的这个人揽至了怀中。
伸出右手又揽紧了一些,鸣人深吸一口气,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变得很不真实。来自那个日思夜想的人的体温竟然能像现在这样,以一种极为熨帖的方式进行传达。
早就应该察觉到了。
“我喜欢你。”
佐助摸了摸侧颈那一团被修剪得干爽利落的头发,笑了笑。

“扎死人了,吊车尾的。”


end.

 

评论

热度(331)